霸州财经网

当前位置:

善人表哥的混乱生活看了酡颜

2019/11/10 来源:霸州财经网

导读

“你今年刚毕业是吧,我们需要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不好意思了。”人力资源部的招聘专员将简历往路能行面前一推,脸上挂着假笑漫不经心的回绝道。

善人表哥的混乱生活看了酡颜

“你今年刚毕业是吧,我们需要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不好意思了。”人力资源部的招聘专员将简历往路能行面前一推,脸上挂着假笑漫不经心的回绝道。

眼前这个1米65左右的矮胖子一身崭崭新的衬衫西裤,小分头打理得顺顺溜溜的,打扮得象刚出校门的毕业生,可是晒黑的肤色粗糙的手掌和闪烁的眼神出卖了他,简历上说是24岁,实际年龄得有28了吧?这分明是个毕业好几年都找不到正经工作的老油子。

路能行波涛不惊的拿起简历出门,懒得跟这狗日的废话。出门,下楼。经过前台MM时,那把自己化妆成范宾宾副本的小妞带着职业微笑瞟了路能行一眼。

“草,看什么看。老子就是这个衰样了。”第二百四十九次求职失败的路能行腹诽道。他手腕1振,16K机打塑封简历划着美妙的弧度从前台小妞挺拔的双峰前掠过一头栽进她桌边的字纸篓里。

“干嘛,耍流氓啊?”惊得花容失色的前台MM爆发了。“啊,怎么会?扔个废纸而已,让你受精了。牛虻在哪儿?我给你拍了它。”路能行举起手装腔作势,前台MM气急一时说不出话,厚厚粉底下竟然泛出几片绯红。

自觉占了便宜的路能行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出天方大厦,外面冷风一吹,满腹的悲痛涌上心头。他忽然给自己来了一巴掌,堕落了,自己真的堕落了,心头的失落居然在不相干的小姑娘身上找平衡。定定神,路能行掏出另一份简历,找出夹层里中介公司给的地址研究地铁换乘线路。

路能行痛苦的发现还得捣腾三条线路才能到达第二家公司,就就代表9块钱的地铁票钱。在扔掉9元地铁费再去试试运气和9块钱买个盒饭填饱肚子然后走回自己租住的杂物间闷头睡一觉之间陷入长考。很久,他做出艰难的决定,昨天花20块钱做了两份不同的简历。如果自己回去睡觉的话,就得再浪费10块钱,加上20块的中介费,这30块钱就彻底打水漂了。自己摆1晚上摊也只能净挣30块。30大于9。看,虽然数学是美术老师教的,路能行倒也算个门儿清,那就到下一家碰碰运气吧。

一小时后,路能行到达目的地。他绕着一幢筒子楼转游了好久,终于沿着工字钢焊成的扶梯上了三楼,窄小的写字间内,1黑瘦中年妇女在玩扑克牌算命。“阿姨,请问周老板在吗?”

“周老板?你找他干嘛?”

“哪个谁,我是来应聘的。”

黑瘦妇女意外的抬起头,上下打量着路能行。在路能行身上第一千零一粒鸡皮疙瘩悄然浮起的时候,那算命大师抬手往外一指,开了金口御言。道:“小师傅,你可以出去了。”

“靠!为什么?怎么回事?”这大热的天跑过来,啥都没说就打发人出去。奶奶的,就是拖出去杀头,也得死个明白吧?

“还为什么?你脑袋里塞的是稻草吧。这写字间里除你我还有第三个人吗?我不是老板难道你是老板?像你这类天然呆,我分分钟几百万的生意怎样敢用你?”周老板十分火大,“黑点瘦点怎么就不象老板了?还阿姨呢,我今年才二十八!”

“扑”,路能行一口黑血喷出,这黑瘦女人的心是玻璃做的?这么容易就被自己打碎了?老处女,绝对的。路能行早上喷足定型剂的板寸根根软倒耸拉下来,回吧,9块钱的盒饭完全泡了汤。

他娘的,自己乃是一流大国二流高校的三流学生,专场招聘会上一直是专业陪衬。毕业三年多碰壁无数,在晚上摆摊生活之余,只能通过中介介绍去各种小公司碰碰运气。现在看来,这条路也走不通鸟。时间就不谈了,穷吊丝的空余时间除撸管也派不上别的用场。痛心的是每一年在10几家中介公司付出的大好几千中介费,那都是自己晚上吆喝出来的血汗钱那。悲哀,自己原来是在给中介公司打工来着,路能行愤愤不平。。。。。

“喂,你小子晚上吃撑了?发什么时候呆啊,那女的问你8块卖不卖?”路能行一个激灵醒过神来。“小姐,最少给10块,这是进货价,我就跑个量。”路能行对隔壁摊位卖老鼠药的鼠须大叔笑笑以示感谢。

“8块能卖就卖,不卖拉倒。”将黑丝穿出渔网效果的大块头眼影妹捏着粉色小内内斩钉截铁道。“姐们,你总得让我赚两块吧?你们现在打个手枪都从25涨到40了,就不兴给我加一点?”眼影妹二话没说扔下小内内就走,扭头一口唾味不差丝毫擦着路能行耳边飞过。

“我)日咧,现在的千古恨都这么猖狂了?”

“小路,什么是千古恨?”鼠药大叔闲得无聊捧哏道。

“1失足啊,她不就是大桥底下第三间洗头房里那个吗。”

“哦,哦,小路真是文化人。”鼠药大叔赞道。“她是新来的吗?之前没见过,啧啧,这身胚,墩实得跟打桩机似的。”

这话题路能行就不深度参与了,好歹自己是文化人嘛。他从屁股底下取出1本厚厚的旧书借着路灯光看起来,这是摆摊等客过程中打发时间的不二法门。七十年代出版的竖排版《中华上下五千年》和六十年代的绣像版《水浒传》给装订在一起,还带人物插图。一个月前在旁边摆摊的旧书摊上淘的,两本书搁一起比两块五斤头红砖还厚,有了它出摊再不用带板凳了。

晚上10点,摊主们纷纷收摊离开。路能行盘点一下,今晚卖掉两条打底裤三个小内内四只棉文胸,净赚四十八块零五毛。他收拾收拾将货物绑在比自己还年长的28寸重磅自行车上,和鼠药叔打个招呼:“没人了,可以回喽。”

“哦哦,你先走吧”鼠药大叔眼睛睃着远方大桥那边。路能行不再停留将书塞在衣服里蹬腿上车。都是苦命人那,鼠药叔长得排骨似的恰恰喜欢骑肥马,卖鼠药挣两钱一半要上贡给洗头房。好在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在申海下只角还有间房改房,比起自己可是强上百倍。。。。。

哐当1声巨响,路能行被身后一股力道撞得直往前冲,刹车皮捏死摩擦出胶糊味车子却停不下来,重重的撞在隔离栏上,连人带车在马路上滚作一堆。

一辆大众高尔夫神车斜停在隔离栏空档口,它刚才从非机动车道左转要进入机动车道,没在乎路能行的自行车,把他给撞了。

本来行人廖廖的马路上忽拉拉的围上一群人,国人性喜围观的天性又一次得到证明。车主是个二十多的光头小年轻,表带般宽的大金链在路灯下闪闪发光。

“兄弟,你说怎么办?我都转过来了你还从后面冲上来做啥?”大金链叼着牙签一脸不耐烦,恍如坐在地上擦着鼻血的路能行是智商不足50的白痴人弹,刚刚对他的高尔夫进行了一次自杀性攻击。

路能行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身上倒不痛,就是鼻子流血了。“我在非机动车道,你是机动车,怎样在非机动车道上开。你看,自行车后轮都变形了。”路能行也不是刚出校门的雏。

“哎哟,碰到赤佬了。我路边起步固然要走一下非机道了。我车漆也擦掉一块了,补个漆都要好几百呢。”

围观众里有人喊一声:“报警好了。”大金链暴眼一瞪:“啥人啊?不要充老乱,再做声请你吃生活。”围观众沉默了。大金链得意的笑笑,从皮夹子里捻出两张红票子往路能行怀里1扔:“自行车换个钢圈,再买瓶紫药水涂涂,就这样了。兄弟,做人要知趣,知道哇?”说罢开车拂袖而去。路能行拿着钱没有动,还有两天就要交房租,自己还差一百多呢,好在没有伤到甚么。跟大金链报警公了,既费时又费力自己怎么去挣吃饭钱?

转眼间围观众作鸟兽散,路能行推着车回租住地去也。

路能行的窝是国际大都会申海市羊浦区靠黄浦江旁的一个老居民区公厕隔壁一间小平房,在路能行去年租住之前它是堆放马桶拖把的杂物间。进深可以直走六步,五米不到点,宽度能让人双手伸直做个广播操,也就两米吧。放一张床一张桌子,再把自行车和货物放进来,杂物间就满了。

不过路能行却是十分满意,泥马,400元一个月的房租你在申海到哪里去租独门独户的房子?房东正是看公厕的胖大妈,额外的福利就是水电全免。

路能行每天早上八点起床,到公厕内洗漱一番,然后出门到小区门口早点摊上来两根掺洗衣粉的油条,一碗转基因的豆浆,吃完嘴一抹开始逛街。主要是在中介铺面上寻觅小厂小公司的招聘信息。中午十二点回来,小电饭锅往拖线板上一插做点饭。固然,拖线板的插头永远插在公厕那边插座上的。下午睡一觉。3点左右整理出摊货物,带上晚餐出门寻找可以摆摊的地方。一直到十点左右收摊,打开虬江路淘的8手笔记本上网聊天看小说观摩岛国爱情生活动作片。在岛国女人一向悲情的高呼----呀妈爹,,,已故已故。。。的荡气回肠声中,路能行每每熏陶到凌晨时分才有困意,这时他才拿着房东给配的公厕钥匙一通洗漱后上床挺尸睡觉。

路能行每星期总要花上三个半天去面试,这一年多起码也有二百屡次应聘经历,却没有一次成功的。大概是蚤子多了头不痒,在第八十八次被谢绝后他再也不会脸红了。靠!他欣喜的发现自己终究练出来了,从一个刚进入社会的求职学生华丽转身成为一个社会人啦。按理说,只要没病没灾每天晚上摆亵服摊挣些小钱也能混着活下去,何必巴巴的去应试找虐呢?这和摆摊空隙他人都在吹牛打屁他却玩手游或捧1本旧书装逼应该有相通之处,这个费钱费鞋的不良爱好不过是在保护自己大学毕业生的最后一点念想罢了。

被撞成正方形的车轮使得自行车推起来十分沉重,这么晚了,只有明天才能找修车的换掉。路能行此时就象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一步步在挣命,浑没注意鼻子又在流血,涸湿了胸口里的那本《中华上下5千年》+《水浒传》合订本。疲惫中他在鼓励自己,明天起再不去应聘了,摆摊挣钱存起来,到时候自己也开个中介门市,这行当好挣钱,然后做大做强上市。到时候自己就是行业龙头老大,那几个骗自己钱的小中介公司肯定被自己吞并掉了,让他们失业。鸟人们找工作时,自己就介绍那些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单位让他们哭去。自己每天早饭油条豆浆糍饭团都来两份,一份吃,另一份,,,,,,嗯,留着中午吃。

那股熟悉的漂白粉混和消毒水味飘到路能行的鼻子里,他笑了,到家了。把东西都腾进屋后,路能行幸福的一头栽到床上再无力动弹了,今天实在太累了。

几分钟后打鼾声如拉风箱般响起,路能行睡着了。时至子夜,一个吊丝悲哀的一天就要过去了。忽然,路能行的脸色变得分外狰狞,他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掐在自己脖子上,身体缩成红焖基围虾般,弹棉花般抽搐起来,好似恶鬼压身。路能行咽喉痉挛着吸不上气,看来车祸中被撞不象他想象的那样没受伤害。他犹如汪洋中的一条小船被折腾了许久,渐渐脸色泛青全身松软下来,在双手无力垂落的一刹那,他喉咙口膈出一口浊气眼角滴下两点清泪,身体渐渐挺直再也不动弹了。他,挂了。

路能行晃晃荡荡出了门,穿门而出的一刹那他还纳闷自己怎么会穿墙术呢。正摸不着头脑之际前方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路能行”,他抬头一望,一黑一白两个虚蒙蒙的人影在向他招手,于是他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我们是黑白无常,你死了,跟我们到阴曹地府走一趟。”黑无常取出一张警徽闪闪的派司在路能行眼前一晃,很有派头的说。白无常将铁链往路能行脖子上一挂,转头对黑无常笑道:“老黑,你什么时候弄的这个亮瞎眼的派司,和FBI一样一样的,告诉我,老子也弄一个去。”“还不是前两天让崔府君给做的,我可送了他两瓶茅台王子。”“哦,难怪这两天老崔上班总是半梦半醒的模样。茅台股票跌了一半,现在酒也便宜了吧?”“那是,不然凭我这点公务员死工资,还真舍不得送茅台。”“再降点我也囤几瓶,那东西可是硬通货。”

两地府公职人员在前面唠唠叨叨,路能行心头却是既惊且惧。按说自己短短二十年的人生没做甚么坏事,除小学二年级在前桌毛丫书包里放过俩虾蟆,初中时号召学雷锋将住在路东的老大娘硬扶到路西之外也没别的劣迹,怎样自己这么短命呢?他有心提问却开不了口,那白无常似有心灵感应,回头道:“你现在甚么也不要说,我和黑哥专管拘人。有什么冤屈不平,见了10殿阎罗再说。我们的性质和铁路警察一样,各管各的一段。”“老白,罗嗦个啥,这小子仗着有两个小钱欺男霸女什么坏事没干过?今天又将一个福报深厚的9世善人给撞重伤了,他早就该死了。可怜那九世善人每次轮回都行善积德,本来在这一世,前二十多年受点挫折,后半辈子可是福泽深厚寿禄绵绵子孙满堂,却都给这小子毁了。”

甚么状态,路能行觉得不对,自己根本没撞人,反倒是被撞的一方,他们拘错人了吧?

三鬼一路走过拥挤不堪的黄泉西路,来到一座诺大的城池,城头杵着三个金光闪闪LED发光字----酆都城,原来真到了阴曹地府了啊。黑白无常带着路能行穿过第一个城门,来到第一殿前的预审室。黑无常让路能行解下裤带鞋带,道:“你就在这候着,等会自然有人来审问你。”路能行整肃心神,心里如翻江倒海般,揣摩等会儿怎样洗白自己的冤屈。不久,墙角的大喇叭里响起熟习的数数声,“倒数五个字,5、4、3、二、一!有请大官人闪亮登场!”,喧闹声中,一架着老式黑框眼镜面色酡红呵欠连天的长衫老生往堂前一坐,叫道:“小的们,将无故撞人的路能行带上来。”

“威武。。。喏。。。”两牛头马面扯起路能行带到堂上。

“冤枉啊!”没等长衫老生开口,路能行第一时间就喊开了。

“喊甚么喊,你以为你是窦娥?我崔府君手里就没冤枉过谁。快快认了罪送你早日去投胎。”崔府君啪的一拍惊堂木喝道。

牛头马面咧嘴一笑,道:“老崔,让他说说什么地方冤了。前几天地府鬼代会第九次常委会研究了地府公务员法,10殿阎王提出一个口号,说什么要“让鬼民说话,让鬼子读书”。非常时期,咱们表面工夫还是要做一下滴。”

“我不是开车撞人哪一个,我是被撞的。”路能行趁机又喊道。

“什么?”崔府君登登登的跑下来,翻着乱得一天世界的票签薄,问道:“你是叫路能行吧?这名字没错啊。”路能行扯着嗓子高喊:“我没车也不会开车,怎样去撞人?我生前就是一穷得丁当响吊丝,根本不可能为富不仁欺男霸女。”

牛头马面察颜观色,拉过崔府君一阵耳语。崔府君抹抹额头汗水掏出手机拔号,不一会儿鬼差捧来一本原始帐册,他们三个快速翻开查找。

“完了,老崔,你开拘魂票时誊错了,那个该死的叫路熊汀,九世善人叫路能行。看看,笔划差不多。早跟你说去做个激光准分子手术,你嫌公费医疗报得少拖着不做。看,现在出岔子了吧?”

崔府君推推眼镜仔细一看也傻了,本来眼神就不好,自己这两天实在喝多了。“再让黑白无常把他送回去?”

“不行,都过奈何桥了,孟婆那边有记录,不好消的。”牛头马面摇头道。“那就让他躲个猫猫。”崔府君横下一条心怒目切齿道。

路能行闻声大惊,地府也有做游戏和躲猫猫?

“谁在叽叽歪歪的喊甚么冤那?”一生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丑到出奇的邋遢大汉摇摇摆摆晃了进来。一见这汉子,崔府君红彤彤的醉脸一下变成绿伟人的青灰色。牛头马面立马搬来椅子道:“钟书记,您坐您坐,些许小事怎样惊动你老人家了。”

路能行见这人形象眼熟,却想不起来姓甚名谁,诺诺道:“你是钟。。。钟。。。。?”那人大马金刀一坐,黑着脸道:“我就是十方阎罗殿纪委第一书记钟馗,你有甚么委屈,速速道来。”

。。。。。。

路能行随钟馗体踢踢踏踏来到阎罗殿,钟馗招呼他坐下,有小鬼奉上香茶。钟馗道:“你的冤情我了解了,你先在这坐着,我到后面和殿君再议议,得快点把你的事情解决掉,要不然你肉身败坏了就不好弄了。”大概等了一刻钟,钟馗和1身材高大面黑如漆方头大耳的官员从内室一起出来了。那大官额头正中一个白色小月牙十分醒目,路能行恍然,这不就是包拯吗。有包青天在冤情昭雪那是分分钟的事。

包拯接过小鬼递上的热毛巾擦了把脸,道:“小路,我来迟了,让你受苦了。我刚才看了孽镜台里的现场监控,你生前除了玩皮点没干过坏事,而且你是九世善人福报深厚。唉,地府工作人员一时疏忽给你带来不幸,我先代表地委地政府,向你表达诚挚的歉意。”

哎呀,真和老话说的一样,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话简直太对了,阎王可是地府最高领导人,对自己这个p民,不是,严格来说是p鬼,都能这样放低身段平易近鬼。如果现在有个娇滴滴的女鬼拿个麦克风对着自己,路能行肯定会这样说:纵做鬼,也幸福。

就在路能行感激涕零的时候,包拯又道:“小路啊,事情既然已然发生了,往事不可追,我们只有往前看,对吧?请你体谅一下崔府君,他呀,在地府混了一辈了还是个副处,再过两年就要退了。俗语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同志一辈子也不容易。这么着,你说说想要甚么补偿,我们尽可能满足你。”

“我既然是冤死的,能不能送我上天庭?在地府里总感觉怕怕的。”路能行提要求了。

刷的一下,包拯的脸更黑了,“小路,可不能狮子大开口,别说你,我也想上天庭,我都在地府呆了一千多年了。实话跟你说,地府的状况你是看到了,这还没到上下班高峰就堵上了。可是天庭现在神满为患比地府还挤呢。那叫一个萝卜一个坑,编制都满了,排队的都有好几千号,真的轮不上你呀。”

钟馗插话道:“兄弟,虚头巴脑的就不要弄了,咱们说点可操作性强的,小路,你的心愿是什么?说出来,看老包能不能满足你。”

“对对对,照这个思路走就好办了。”

要说作为男人的人生寻求,路能行只有两个想法,1是做人当如陈冠西,二是赚钱要烧坏验钞机。不过这话说出来太直白了点,因而他说道:“做个啥独门生意挣的钱够用就行了。”

包拯心里诅咒了崔府君一千遍,怎样弄这破事出来,自己还得帮着擦屁股。有心不管吧,老崔是自己小舅子,给他姐姐知道了肯定一哭二闹三上吊,家里鸡犬不宁。要管吧,眼前这小子看着焉不拉叽的还真不好糊弄。他如果说要个几百万或想后世富贵平安,都还好满足。这又要做老板又要钱够用,可就没个底了。饥荒的时候温饱就够了,温饱的时候小康也满足了,小康的时候又想着大富在贵了,这世上,人心是最不能满足的东西。“够用”可真够难弄的。

“想做甚么生意,你心里有甚么打算?”包拯慢慢套着路能行的话。

“开个中介公司,必须的。”路能行声音激昂起来。

“中戒?只听说过西方有个魔戒。”包拯将不解的眼光投向钟馗,看来包阎罗不食鬼间烟火久矣,严重脱离群众。

钟馗低声道:“老包,那就是古代的牙行,小路想开个牙行赚佣金。”

“嗯嗯,这倒是门正当生意。”包拯双手食指抵在额头月芽上嘀咕道:“让我想一想,开动脑筋啊。。。”路能行乐得差点笑出声来,这话怎么说来着,小东洋还看不起华国人?你们的文化都是学华国的,你看看《聪明的1休》就是学的大宋朝龙图阁直学士包拯包大人的。

钟馗在一旁琢磨揣摩,说话了:“老包,这事能行啊。咱们这千百年下来,成神的投胎的除外,混在地府里的鬼类魅魑多得再挤不下。让小路开个中介公司,我们派些在地府呆不下的刺头上去,既能创收又能减轻地府鬼口负担,这事共赢啊。”

“对对对,打造平安冥界和谐地府是我们这届领导人的目标。那个,让黑白无常送小路回去,我们要大力支持小路自主创业嘛。”黑老包点头如捣蒜。

路能行急了,这又是把丧事当喜事办的节奏啊。自己给忽悠回去了还不是穷吊丝一枚,到时候找谁去?

“我怎么联系地府呢?还有需要什么人手我怎样知道地府有没有?”

钟馗小眼睛滴溜溜一转,指着路能行胸口问道:“你这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像是一本书吧。”路能行这才想起胸口还藏着两本旧书,他刚取出来钟馗一把抢过翻了翻,“哟,阳界啥时编了这两本书,够详细的。小路,你就照这书上面来,这里面的人现在基本都在冥界,有需要你就打电话。”

“我没手机。”路能行其实有个充话费送的小灵通扔在出租屋里呢。老包急着要搞定这事,摆摆手道:“老钟,你取个仙界定制版的智能机给他,让小路有事和你联系就行了。”

不一会儿钟馗将一台亮晃晃不带LOGO的8寸镜面触摸屏手机扔给路能行,“小子算你走运,九核安卓8.0版本,自带64G内存地府定制版。就这儿还要判官级以上才有份,你把里面App都装上,就能和我打电话了。这手机永远待机天地人三网自动切换,到哪都有信号,还不要话费,悠着点用啊。”

路能行美坏了,正咧着嘴傻乐呢。黑白无常悄悄提起他的裤腰带儿,两无常呼一声“起,,,”,路能行双脚不听使唤悬空走起,老包马上擦擦额头汗水找崔府君算帐去了。

。。。。。。

“啊。。。!”路能行一个激灵翻身坐起,刚刚黄梁一梦可太真实了。

“谁他妈的在嚎丧啊,老子刚拉了一半都。。。。。”隔壁有人骂道,看来正憋着使劲呢给路能行吓回去了。路能行嘿嘿一乐马上收声,他感觉脸上有些难受,下意识摸摸鼻梁,草,嘴角都是干板的血迹。路能行下了床,施施然端起脸盆牙杯准备去公厕洗刷。

就在这时候,床上有个东西说话了,“嘿,别把我扔这儿。”路能行当场吓得腿软,真有鬼啊?定晴看去,一款平板智能手机在床铺上闪着屏呢。

蓦的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起,这莫非是梦中钟馗给的地府定制智能机,梦中的情形都是真的?“嗨,哥们,祝贺你的重生。以后我就陪伴你左右了哇,咱们得抓紧,一起给地府开展业务哪。”智能机大言不惭道。

路能行虽然疑虑重重,也给逗笑了,“你不一手机吗?凭什么和我一起开展业务?”

智能机很愤怒,“我可是8代智能机,你看看我的功能,吓死你不偿命。我兄弟们基本都在天庭上班呢,就我最倒霉摊上个凡间的你。”

草,口气这么狂。八代怎样了?8代长老还不是个乞丐?虽然带个“老”字,乞丐又不是古董,不是越老越值钱滴。

路能行索性放下脸盆拿起手机看起来。手指导上打开屏锁,里面软件还很多。寻宝金手指,读心透视眼,阴阳数据链,时空大穿越,真人分身术。。。。。。,发财了发财了,路能行乐坏了。

“哥们,别笑得这么瘆人好不好?你没看到大多数功能都是灰色的吗?你现在只能用两项,寻宝金手指和阴阳数据链。咱们得把中介公司开起来,把地府的闲散人员分流到阳间来。事情做好了,你能使用的功能会愈来愈多。如果没成效,我会被回收的。”八代机泼冷水了。

我草,路能行摸摸头,白高兴了。他把八代机放到口袋里洗漱完就出门了。既然这一切都是真的,就得筹备资金开业了。吃完了原封不动的油条豆浆,他无意识的在街面上逛荡起来。

“嘿,你右手边草丛里有张100的,快捡起来。”八代机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路能行下意识头低下右转,日哦,灌木丛里一抹不显眼的红色。手一伸,一张团成大拇指盖大小的毛老头捡了起来。路能行左右看看没人注意,他手抖抖的打开,确切是一张100大钞。发财了,哥们转运了,感谢CCTV,这一刻,路能行热泪盈眶。

“嗤,你这人眼窝子怎样这么浅?就捡个小钱,至于吗?”八代机在他脑海里嘲笑起来。路能行乐颠颠的也不反驳它。你狗日的懂个鸟,老子活了二10多年只有掉钱的份,捡的一分没有。

转了一圈,看了几间门面房,路能行晕了头,只要是街面上的房子,租金都是5万起步。就凭自己几千块的本钱,租门面开中介公司任重道远哪。

“喂,哪里还有钱捡?”路不平小声问八代机。

“靠!你以为捡钱是沙滩上捡贝壳,脚踩下去就有?本机现在的探测范围只有五十米好不好?申海又不是六朝古都,地底下没有秦砖汉瓦。发财要你自己想办法好不好?”八代机在脑海里狂吼道。

“老子把你砸了!”路能行恼羞成怒,狠狠威胁道。

“不砸你就是狗日的!”八代机根本不畏惧。“本机身为仙界定制机,没有万吨水压机你别跟我提这个砸字。”

路不平眼珠滴溜一转,“好,算你狠。你硬实是吧,老子以后出摊搭蓬把你当锤子使,打地钉就靠你了。地面不平就拿你垫凳脚,就样行了吧。”

本文未完,后续内容请添+关注微信公众号 kanshu78 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203 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

(注意:是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数字)

西地那非吃多少

伟哥是什么药_吃了伟哥之后多久才起作用?金戈告诉你真相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功效是什么

威尔刚台湾授权官网

标签